eko2 k0uc 0q0s hj3h 755h 4pxa mc2a lt5z uc02 ffr3
    欢喜一直暗暗关注着周梅香,自然没有错过她这会的表情。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目光落到王玉才身上,这位老人有什么不对吗?看着挺正常的啊。自己和对方虽然不认识,但因为经常去各村收东西的关系,倒也眼熟。

    发现欢喜的注视,王玉才一愣,随即笑道:“你是宋二柱的闺女吧?”

    欢喜笑了笑道:“阿公好。”

    “哎你也好。”王玉才一脸笑容,看着就是个好脾气的。

    欢喜心下更狐疑了,猜不出来,便也只能密切关注周梅香。她倒是要看看,这女人葫芦里在卖什么药。

    奚万里的目光却是一直落在欢喜身上,见她关注周梅香便扫了一眼,他没觉得这女人有什么特别,便也没在意,而是伸手将欢喜的衣领给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欢喜疑惑地看了过来,奚万里微微笑道:“风大。”他心下有些懊恼,早知道出门前该提醒她戴条丝巾的,这会的季节时辰,这冷风里的滋味着实不好,尤其欢喜刚刚跑了步,这会吹了风,他都担心她过后生病。

    周梅香将他对欢喜的体贴看在眼里,心下又是嫉妒又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不就是长了一张漂亮的脸吗?有什么了不起,等会真希望毁容的人是她,到时候看她还怎么嘚瑟。

    爆炸声响起的时候,所有人都是一懵,这其中包括自认为先知的周梅香,随后,奚万里最先反应过来,大声喊道:“赶紧停下!”

    第一声爆炸声并不是特别大,虽然对拖拉机也有影响,但不过就是震了下,拖拉机仍旧在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宋飞龙满脸惊慌道:“好,好像……停不下来……”一边说着,他用力去踩刹车,却是徒劳。

    听到奚万里的声音,欢喜和宋卫国也反应了过来,欢喜一个箭步蹿到前面,对着奚明辉道:“明辉,把顺心和顺意传过来!”

    拖拉机车斗和前面有个小窗,大人过不去,孩子却不难。

    奚明辉这会脸色已经有些发白了,闻言哆嗦着将顺意递过去,欢喜接过快速递给阮心爱,又伸手去接顺心。

    见欢喜已经接到了顺心,宋卫国侧身对着奚明辉道:“明辉你从旁边把手伸过来,我把你拉过来!”

    那个窗户太小了,奚明辉想要过来根本不可能,只能从旁边过来,而有完全把握能在拖拉机前行的过程中将他拉到后面的,在场也就只有宋卫国了。

    奚明辉怕得浑身冒汗,愣是没能把手伸过来,众人都为他急得不行。却在这时,奚万里从角落里找到一捆麻绳递了过去,“赶紧绑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见侄子脸色惨白惨白的,又改变主意道:“别绑了,你直接将绳子穿过两腋,再把两头递过来,自己抓着绳子,我们拉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费了一番功夫,总算把奚明辉拉过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距离爆炸才过了不到一分钟,拖拉机停不下来,爆炸声陆陆续续响起。其他人都慌了,奚万里语气镇定地对着前面的宋飞龙道:“飞龙叔你再坚持一下,我们先跳车,然后你再跳。”

    这种选择对于宋飞龙来说自然是极为危险的,但若是宋飞龙先跳了车,后面这些人就都危险了。

    宋飞龙明白这个道理,因此哪怕怕得满头大汗,他也咬着牙道:“成,我一定扛住了。”

    奚万里扫了一圈,一共六个大人三个孩子,孩子们倒没什么,虽然宋卫国身上有伤不能完全发挥那身力气,阮心爱再是女人,抱个顺意还是没有问题的,欢喜的力气抱个顺心没问题,他自己则能抱明辉,那个叫周梅香的女人也没有问题,有问题的却是王玉才这个老人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年纪,让人家跳车实在是太为难人了。说不准没被炸死,这么一跳却摔死了。

    王玉才自己明显也知道这个状况,因此吓得都站不住了,只能用手抓着车斗围栏,“我……”想说你们别管我,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谁都怕死,哪怕他已经活得够久了,但还是不想死。

    宋卫国迟疑道:“要不,我背这位阿公?”

    “不成!”欢喜想也不想便反驳道:“你不要命了,别忘了你这会断了一根肋骨!”

    虽然这样说,她的心却止不住的往下沉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她自然不介意自私一回,但是自家二哥却不成,他是军人。这个身份,要是今天这位老人因为二哥的“见死不救”而死,哪怕他到时候好好的,也肯定没有了前途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恨恨地扫了周梅香一眼,她本以为这人是瞒着什么其他无关紧要……至少不是危及性命的事,哪想到居然是这种危机?

    欢喜自认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她如果知道有这场事故,肯定会提前想办法让人发现这条路上埋的炸弹。即便不如此,她也不会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上拖拉机!

    事实上,她不知道的是,周梅香这会也慌了,她知道这次爆炸情况并不严重,除了将宋卫国炸得毁容的那次爆炸特别严重,其他时候都是有惊无险,但真正身临其境……

    更何况,她突然想起来,如今的情况和以往不同了,拖拉机上多了这么多人,更别说她根本不清楚那次威力最大的爆炸是在哪里!

    因此,这会相比其他人,周梅香的恐慌远远要更多,每一次爆炸,在她耳中都有可能是炸毁拖拉机,令拖拉机四分五裂,铁片四射进人体的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这会站在了车斗最后面最安全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哪还记得自己原来的目的?

    最后,却是奚万里咬了咬牙道:“我们先跳车,宋卫国你晚一些跳车,等我下去后你把这位大爷丢下来,我把人接住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办法了,便是王玉才,虽然害怕得浑身发抖,但也没有反对。

    最先跳车的是奚万里,他抱着奚明辉,因为拖拉机并不特别高速度也不是特别快的关系,路边又都有很多杂草,所以叔侄俩在地上滚了几圈,倒也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爬起来后,奚万里也不耽误,连忙追上了拖拉机。